非洲多国欲放松防疫措施,机构警示财政刺激或扩大债务负担

据非洲疾控中心数据,截至内罗毕时间5月31日8点,非洲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14.4万例,连续多日单日新增病例超6000例,南非、埃及、阿尔及利亚、尼日利亚和摩洛哥为疫情较严重的国家。

与此同时,非洲多国继续调整防疫举措。毛里求斯于5月31日成为首个正式全面复工的非洲国家,上述疫情较严重的国家均将放松“封城”措施。

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朱伟东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非洲多国开始放松防控措施,是因为严格防控措施给经济带来了一定的影响。但是,目前来看,非洲疫情的高峰还未到来,防控形势依然严峻。随着更多非洲国家放松防控措施,未来非洲确诊病例可能会大幅度增加。

非洲多国欲放松防疫措施,机构警示财政刺激或扩大债务负担

非洲多国放松防控引民众担忧

根据疫情发展和对经济影响情况,非洲多国继续调整防疫举措。

毛里求斯的确诊病例最先清零,也最先进入全面复工阶段。该国政府决定,从5月31日零点起,解除全面宵禁和居家隔离令,所有民众均可自由出门。

6月1日,南非将允许部分地区人员流动,恢复绝大部分商业活动,取消宵禁,部分学校开始复课。埃及从5月30日开始减少宵禁时间。阿尔及利亚于5月28日取消了部分省份的防控措施,并缩短了宵禁时间。摩洛哥的部分餐厅已于5月29日恢复营业。

与之相对,埃塞俄比亚、塞内加尔、科特迪瓦、莫桑比克等国则不同程度地加强了疫情的防控措施。

一些非洲国家放松防控引发了当地民众的担忧。南非将从6月1日开始逐步复课,但是南非工会和学校管理委员会发表联合声明称,学校没有做好复课准备,要求政府推迟开学时间。

此外,他们还担心疫情有反弹的风险。近日,南非的新增确诊病例持续增加,且面临检测设备不足的困境。据南非政府部门的统计数字显示,28日当天,该国共有8.3万个病毒样本无法获得检测,这意味着部分病人需要等待较长时间才可以得到检测结果。

在朱伟东看来,目前来看,非洲防控形势依然严峻。他认为,虽然非洲的病死率低,但并不能代表其疫情防控态势就较为乐观。对于非洲病死率低有一些解释,如较少的国际人口流动、前期严格的防控措施、气候温暖等。不过,这些解释很多还缺乏科学的依据,或未经科学证实。

非洲疾控中心主任肯格桑(John Nkengasong)也曾明确指出,目前没有任何确凿证据年龄、气候以及接种卡介苗等特殊因素对新冠病毒传播有任何影响。他认为,防控新冠病毒传播的最有效手段还是采取严格的防控措施,扩大社交距离等。

南非卫生部近日表示,“封城”措施有效缓解了病毒的传播速度。封城前,感染人数每两天就会翻倍,如今要2周才会翻一番。

财政刺激或扩大债务负担

疫情之下,大量非洲人民收入受到影响。据全球管理咨询公司麦肯锡近日发布的报告显示,疫情将使非洲减少900万~1800万个正式岗位。

南非银行标银集团提醒道,疫情对就业的影响可能是长期的。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在非洲只有技术性人才就业基本恢复到了危机前水平,半技能型和低技能型人才的岗位大幅下降。

为缓解疫情对经济的冲击,非洲多国已宣布了多项财政刺激计划,不仅向该地区中小企业倾斜,还向穷人提供直接补贴。其中,南非出台的财政刺激规模最大,为5000亿兰特(约为1877亿元人民币)。

不过,全球评级机构标准普尔近日警告称,非洲多国的财政刺激计划可能会将其债务负担扩大到不可持续的水平,并削弱已经低迷的经济。该机构称,南非今年的财政赤字可能扩大至国内生产总值(GDP)13.3%的历史高位。

据南非财政部数据显示,南非总体的财政缺口与付息水平均高于全球其它的新兴经济体,也高于新兴经济体的平均水平。据外媒报道,过去十年,非洲整体的外债存量翻了一番,在2018年达到3870亿美元。分国别来看,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由2009年的17%上升到2018年底的41%,埃塞俄比亚和赞比亚外债存量增加最多,分别为885%和521%。

全球评级机构穆迪高级分析师维拉(Lucie Villa)表示,虽然二十国集团(G20)已于4月中旬同意全球73个最贫穷国家暂停还债,但需要注意的是,当一个国家希望暂停偿债时,表明其已处于脆弱的境地。目前,多家评级机构已对埃塞俄比亚展开调查,决定是否降低其主权评级。如果一国被降低主权评级,它将不得不支付更多的债务,甚至进一步陷入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