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短几天,390万就没了?!资深女股民崩溃了…

6月18日中午12点左右,安徽六安,阴沉了一个上午的天开始下起暴雨。

“十分钟前嫌疑人已经回到屋里,准备行动。”杭州上城公安分局新型侵财打击中队的中队长吴骏一声令下,在小巷子里静静等候了一上午的警车,缓缓朝着前方移动,车里的民警立马放下了手中的蛋炒饭。

短短几天,390万就没了?!资深女股民崩溃了…

一群便衣民警冲进暴雨里,在路边上做完最后的部署,冒雨疾行。

等电梯的时候,有人抖一抖被淋湿的衣服,也有人顺手抹去脸上、头发上的雨水。

不管是在电梯前等待的一分一秒,还是电梯上升期间指示灯一闪一闪的间隙,都没有人说话,气氛紧张又严肃。

这是一支前一天刚刚组建起来的抓捕队伍,他们要抓的是一起“杀猪盘”案件的嫌疑人。

他们是杭州市公安局上城分局从辖区各个派出所抽调出来的精干警力。这些人如同合作了很多次那样,出电梯,从楼梯间下一层,敲门,不需要交流就能默契地完成各种配合。

这个经过多次踩点的出租屋,门被敲开之后,民警迅速控制住了里头的几位年轻人……

短短几天,390万就没了?!资深女股民崩溃了…

当天,仅安徽就有三路民警在行动,此外,杭州上城公安分局还分别派出警力前往四川、成都,对这起涉案金额达上千万的“杀猪盘”案件收网。此前,前往广东抓捕的那一路,已顺利回杭。

案子的源头要从半个多月前的一起报警说起。

短短几天,390万就没了?!资深女股民崩溃了…

案起】资深女股民被骗390万

2020年5月29日下午四点左右,五十多岁的余女士走进了杭州市公安局上城区分局湖滨派出所,神情着急地打着电话,“我的钱被骗了,怎么办?”

副所长吴兆品一听这话,心想:坏了,遇到诈骗了。

果不其然,稍加询问,吴兆品发现根据余女士的叙述,她转出去的钱有390万。吴兆品第一时间给余女士做了止损,希望尽可能地减少其损失。

余女士遇见的,是比较典型的一种“杀猪盘”类型。

余女士老家温州,是一位资深股民,每天雷打不动要做的一件事,就是拿起手机看看股市情况。她平时也加入了一些炒股群。

大概是2019年年底,其中一个股票群的群友,把余女士拉进了一个基金群。

虽然说是个老股民,实际上余女士在金融方面的知识储备很一般。

一场骗局就此拉开帷幕,而那时候的余女士并不知道。

群里有各种“大神”,其中一位自称对基金很了解的“导师”私下里加了余女士微信。群里,也时不时会有人向她推荐优质基金。那时候的余女士,对此并不感冒,眼看着余女士不为所动,一段时间之后,这个基金群的群主就把她踢出了群。

短短几天,390万就没了?!资深女股民崩溃了…

然而,私下里,“导师”还和余女士保持着联系,聊聊股票和基金什么的。期间,“导师”给余女士推荐了一个炒股免费课堂,通过“导师”发过来的链接,余女士试着听了几节课,“我发现这里说法一套一套的,感觉很懂内幕。”

“导师”还给余女士推荐过两支股票,其中一支还真让她赚到了9万元。

因此,余女士对这位“导师”愈加信任。随着两人越聊越投机,余女士无意中透露出来自己拿着几百万在炒股,聊天时告诉“导师”今年由于疫情已经在股市里亏了好多钱。

5月20日那天,“导师”给余女士发了一个APP的下载链接,“我就点开了链接并下载注册,之后填写她给我的激活码。心里想着马上就可以赚大钱了,别提有多激动了。”

之后余女士就在这个APP中点击充值,支付通道选择第四道,填写金额并提交,系统会生成一个订单。

“系统会给我一个银行卡账号,我给对方转账就可以。”余女士说。

短短几天,390万就没了?!资深女股民崩溃了…

三天时间里,余女士先后往这个账户充值了30万、60万、300万元。期间之所以没有想到要提现,余女士说自己想“再多赚点再多赚点”。

5月29日那天,余女士突然发现这个APP登录不上去了,对方一直在和她说系统在扩容。

这时余女士很紧张,心想这么多钱在里面不会都拿不出来了吧。直到下午,“导师”把她拉黑了之后,她才醒悟过来被骗了。

于是,她赶紧向公安机关报案。

【追踪】22起案件涉案金额上千万

鉴于涉案金额比较高,案子受到高度重视。也基于杭州市公安局上城分局原本就有一支“新型侵财打击中队”,一批业务骨干很快被抽调到一起,第二天就组成了一个二十多人的专案小组。

看似一起简单的诈骗案,其实背后涉及到的环节错综复杂,尤其是余女士遇到的这种典型的“杀猪盘”,背后更是有一个严密的组织。他们的特点是分工明确,可谓是环环相扣,给案件的侦破带来很大难度。

在帮余女士止损的同时,民警发现部分嫌疑人在广东。

专案组成立的当天,就有一队民警出发前往广东,连续四五天日以继夜排查监控。

杭州的专案组,也在第一时间紧锣密鼓地展开调查。

民警发现,余女士的钱全部转进的是一个私人账户,根据“流水”,一度账面上的“虚拟金额”达到五百多万元。

面对这样比较新型的犯罪,有大量的基础工作需要完成。案子也得到了杭州市公安局的大力支持,结合几方面的大数据资料,一个个相关的线索浮现,隐藏在网络背后的犯罪分子也逐渐明朗起来。

上城警方最后一共串并案22起,涉案金额达到上千万。

这些受害者被骗的过程往往有着相似之处,骗子往往会有比较大的耐心和受害者聊天,获取其信任,并套取资产情况和投资喜好,让人先从中尝到甜头,后期不停的催促加大资金投入,再利用“平台关闭”、“平台扩容”、“提现不成功”等情况,骗取钱财。

短短几天,390万就没了?!资深女股民崩溃了…

【抓捕】兵分多路分赴各地展开抓捕

6月17日上午,小时新闻记者坐上了前往安徽六安的一辆警车,出发前,并不清楚具体的目的地在哪里,只知道这是一个“杀猪盘”的案子,涉案金额大,涉案人数也很多,案子的具体详情戳这里。

对于一线抓捕,人们所能获悉最多的往往是见诸报端很简单的一句话:民警某某从哪里抓回犯罪嫌疑人几个,自此案件告破。

事实上,每起案件侦破背后都藏着惊心动魄。而每次抓捕都存在着变数、意外和惊险。

记者亲历的这次抓捕只有短短两天时间,已经看到了办案民警的诸多不易。

这样一个复杂的案件能够在21天时间火速侦破,可想而知背后有多少人为之日夜努力。

措手不及的小意外,偶遇高速爆胎和暴雨

6月17日上午九点,杭州市上城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门口,几辆警车先后集合出发,前往安徽六安。

杭州上城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司马杭军是这次抓捕行动的负责人。

小时记者随行的这辆警车上,大多是刚参加工作的年轻民警,除了不停对接手上的各种工作,他们也讨论着沿途看到的车子,有时也会开玩笑缓解车内气氛。

他们都是前一天才接到的出差任务。二话不说背个包就出发,是民警的常态。

从杭州一路向西,有五百多公里路程,外面天气很好,蓝天白云。

临近中午的时候,出现了第一个小插曲,对讲机里传来一个消息,有一辆车爆胎了。

远远地,记者看到车子停在路边,高速爆胎这种“险情”,也不见警察蜀黍有丝毫慌乱,妥妥地稳住了,事后这位民警说,其实他也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意外。

司机师傅停好车后帮着换上备胎,车速慢了下来,直到到了下一个服务区把车修好。

中午,一行人只是匆匆在服务区对付了几口中饭,继续赶路。

短短几天,390万就没了?!资深女股民崩溃了…

过了芜湖长江大桥之后,天气变得阴沉起来,其中有一阵雨下得特别大,雨刮器不停地工作,前方道路还是白茫茫一片,只依稀看见前车尾灯闪烁。

短短几天,390万就没了?!资深女股民崩溃了…

下午四点多,我们先后到达以六安瓜片被大家熟知的皖西小城,和前一天到达的民警汇合。

多次踩点,回顾案情部署到半夜

前期已经准确掌握了三处嫌疑人的居住地,由于是在比较陌生的环境,民警们一次次完善着抓捕方案,光是踩点就进行了好多次。

前一晚已经有民警先到现场踩点,白天再次确认嫌疑人的行踪,为了第二天的抓捕万无一失,有人提前离席出发再踩点。

记者想跟着一起去踩点被善意拒绝。

司马队长说,“不是不让你去,这个点位在镇里,比较偏僻,我们警车开不进去,不知道会遇见什么样的突发情况。”

紧张的气氛就是这个时候慢慢开始并逐渐蔓延开来。

司马队长看着很严肃,席间,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提醒一起参与抓捕行动的刑侦大队新型侵财打击中队指导员傅旭东,“不要忙起来就忘了吃降血压的药。”

一句“不要忘记吃药”,似乎是属于队友之间的特有的温馨。

饭后,专案组的几个负责人立马组织开会,再一次讨论了这个案子。

再之后,外出踩点的民警陆续回来。

研讨部署的过程记者没有参与,和同住的警察小姐姐一起等消息。她是第二次参与抓捕任务,不停地关注着群里的消息,等着被通知第二天出发的时间。

午夜一点左右,电话响起,“明天早上8点集合出发。”

随时都会出现的新情况

6月18日早起,安徽六安没有下雨,天气可以说是凉爽。

城市的生活节奏并不是很快,街头车来车往,不时有买菜出行的人路过,偶有抱着大堆文件的银行职员,不见形色匆匆,连送外卖的小哥,电动车骑得也不是很快。

六安人民西路的一幢写字楼外面,记者跟随的这一路抓捕小组,已经静静等了好几个小时。

小时新闻记者心里的紧张感从前一天晚上开始一直没有消退。

期间,大家聊起了前往广东抓捕的那次行动。

前一天傍晚6点从杭州出发,第二天晚上10点抓到人,审讯整理材料到次日凌晨2点,三小时后带着嫌疑人坐上回杭州的航班。

有人出发前刚做了胃镜,有人出差途中和女儿视频,被回了一个嘟嘴和“哼”,不想搭理爸爸的表情。

这一次安徽行动中,广东抓捕组的两人又在。

吴骏是上城分局新型侵财打击中队的中队长,也是记者随行的这个小队负责人。

上午十点半,吴骏带着两名同事进行抓捕前的最后一次踩点。

就这这时,意外发生了,原本这个点应该有四个人,但是在这次踩点中,他们发现有一人没在。

警车紧靠的位置,和嫌疑人所在的小区,大概几百米,抓捕行动开始前的最后一次踩点花了一个多小时。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没有人焦躁,

蹲点守候的车内,大家刚捧上蛋炒饭,嫌疑人就出现了

短短几天,390万就没了?!资深女股民崩溃了…

闹市蹲守,大家的午餐很简单,一人一盒蛋炒饭。

也正是“端上饭碗”不大一会,吴骏接到电话,第四个嫌疑人十分钟之前出现了。

确认完嫌疑人的位置,车子缓慢前行。

到了小区门口,吴骏带着人冲进了雨里,直奔嫌疑人所在的单元楼。

短短几天,390万就没了?!资深女股民崩溃了…

因为之前多次的踩点和案情部署,真正的抓捕过程显得快速和顺利。

这处嫌疑人所在的楼层比较高,为了防止抓捕过程发生意外,民警们在行动前已经考虑到了各种细节,比如万一出现反抗或者逃跑的情况怎办。

坐电梯上行的过程中,吴骏和几个民警小声再次叮嘱,阳台位置、门口位置,要守牢。

实际上,由于前期工作到位,整个抓捕持续的时间很短。

一阵短促的敲门之后,屋子里有人回应,门一开,民警们迅速进入各个房间抓人。

敲门,进屋,控制嫌疑人,清点可能和案件有关的电脑、手机、iPad、银行卡等物件,有条不紊。

前后不过几分钟功夫的抓捕,跟在后面的记者却紧张出了一身汗。

短短几天,390万就没了?!资深女股民崩溃了…

出租屋里4个年轻人被抓时,大部分还在睡觉

当时屋子里有三人正在睡觉,被抓后一直是懵的。

“我什么都没做过,你们抓我干什么。”十几分钟前刚刚回来的第四个嫌疑人,有些底气不足地嘟囔。

18楼这间四室的屋子里很脏乱。

厨房堆着一些没有洗的碗。

一间被用作工作室的房间里,凌乱的桌面上,有装满烟蒂的烟灰缸,有写着“提神快”的袋装槟榔,也有装满大半杯茶叶的杯子,以及随处散落的手机、银行卡。

短短几天,390万就没了?!资深女股民崩溃了…

电脑的显示屏在闪烁,各个群里的消息此起彼伏,一直没有停歇,除了聊天软件,桌面上能够看到的就是各种游戏软件。

进屋的几位民警,稍加分辨,就把屋里这几个人的名字和脸庞对应了起来,再之后就是挨个指认所属的个人物品,确认整理装袋。

查点人数、询问名字后,让他们穿好衣服鞋子,带到客厅集合,一一出示逮捕令并戴上手铐。

短短几天,390万就没了?!资深女股民崩溃了…

四个人戴上黑色的头套,被带上警车,前往属地派出所接受审讯。

短短几天,390万就没了?!资深女股民崩溃了…短短几天,390万就没了?!资深女股民崩溃了…

给嫌疑人戴上头套后,民警还问会不会压到眼睛,是不是影响了呼吸。在确认各种信息的时候,大家又相当严肃。

这时候,另外两路小分队也不停有消息传来,有一个点已经成功抓到嫌疑人,有一个点还在继续蹲守。

短短几天,390万就没了?!资深女股民崩溃了…

当天,三个小分队一共在六安抓获嫌疑人7名。

6月19日上午,距离大部队出发刚好两天两夜,相比去往六安的时候,返程时多了7名嫌疑人。

途中,奔赴重庆、四川的民警有好消息传来,一共抓到3名嫌疑人。

至此,涉案的14名犯罪团伙目标嫌疑人均被抓获,这起涉案金额上千万的案件也正式告破。

接下来,上城警方对案件会进行进一步的审理。

来源: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黄伟芬 通讯员 陈奇